争先恐后、鬃尾如旗

2020-11-21 11:38

青海骢坚韧、刚毅,它耐寒耐暑,对恶劣的自然环境有极强的适应性,不论在挥汗如雨赤日炎炎的高原负重前行,还是在鬃毛结冰霜风雪漫征途的垭口坚定跋涉,它身体依然矫健、目光依然如炬!

青海骢温顺灵性,优美的体态,娴雅的走姿,深得养马、爱马、驯马人的宠爱。初在门源,看着高大矫健的烈马,我还有点惧怕 ,但是驯马人马文清翻身上马,勒缰跨蹬,大红马踏着白雪在雪山间如箭如火,疾驰而过,我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。 马通人性,马有马语,在马的世界里,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规则。有一次我在可可西里看野马,马王统领着它的世界,当有部落成员落队时,马王会高声嘶鸣,呼唤同伙,同伙听到后会顺从归队。马是灵性的,他们有他们的爱和恨,有他们的乐与苦,有他们的智慧,有他们的勇气。爱马人自己心灵深处与骏马构筑起了一个特有的精神世界;马也跟爱自己得人建立起了一段特殊的感情。

《隋书》:吐谷浑有青海,中有小山。其俗至动辄方牝马与其上,言其龙种。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,因生骢驹,日行千里,故世称青海骢。

这段史书,记载了青海骢的身世,更表明了其神异超奇、不同凡响、极其高贵的血统。青海骢,“扬鬃长鸣,万马皆喑”、“神骏奇骨谁与比”的千古名马,强健、刚毅、膘悍、潇洒,征战草原,扩疆拓土,创下了“马踏飞燕”的传奇、“脚踩匈奴”的神话。但是,啸历千年风雪,古时作为主要交通工具的青海骢,在而今战鼓消息,飞机翱翔、汽笛轰鸣,快速便捷的现代化交通工具到处奔驰,马的命运将何去何从呢?

蓝天白云下、雪山草地间,体态矫健,毛色光滑如缎的骏马,正悠然安闲地逐水草而动。那飘逸的鬃毛随风飘扬,铿锵的蹄音踏歌起伏,时而仰天嘶鸣,潇洒着远山的野性;时而低头轻吟,呼唤鬓畔的骄驹;时而簇拥着,争先恐后、鬃尾如旗,潮水般漫向山岗、冲下坡谷;时而身先士卒,一马当先,昂首奋蹄,勇往直前,踏破铁鞋……在大地上敲击出的隆隆鼓点;时而和着苍劲的声声嘶鸣,宛如在苍茫的天地间形成的一幅惊心动魄的油画长卷;时而三两一对徜徉在花海中,胜似隐于村野闲田信步形成一幅婉约幽恬的山村诗话。

“骏马自知路途遥,无需扬鞭自奋蹄”,生生不息,永远进取,马的这种品格正在历史的进程中经受着考验。